池七

故事你还在听吗

假如。


假如。


假如。


心脏蓦地发疼,讲不出后半句的话。心里的声音在苦苦地,哀求着,悲恸的,苦涩的呐喊,假如后面的话连不成句子,是一幅幅晃眼阳光下色彩缤纷的画面,斑驳杂乱,迷人眼。想出声,在挣扎,想将画面倒出脑海,想看见你弯弯眼角,笑意灌满瞳孔的脸,想歇斯底里,不顾一切拥有你。


声音开始哽咽,嘴巴吐不出音节,心脏还在酸涩的挤压。


假如我能拥有你。


喜欢你

年少的心事总缠绵又深情。

王源蹲在下晚自习后烟雾缭绕气味扑鼻的烧烤摊前,仰头的角度刚好看到眼前王俊凯年轻灵动的面孔。这时天已经全黑,摊车上挂着摇摇晃晃的昏黄闪烁灯泡映照着男孩们通红的脸庞。黑暗中情愫生根,爱恋发芽。

王源咬开面筋串的开头,酱汁溢入唇舌,寒气和辣气使嘴唇发麻,眼眶红了一圈,耳边是路边店面劣质音响播放的流行音乐,在心中默默同王俊凯低沉温柔的歌嗓比了比,男生不屑的撇撇嘴。昨天一群人玩真心话大冒险时,王俊凯不幸被要求一展歌喉,为现场某个玩家唱首情歌。他自然而然转向左手边的王源,眼眸被头顶白织灯晃得柔光流动,王源被困在他温柔的视线网里,不得动弹,一句“就这样被你征服”,就让心脏该死地犯了病。接下来暧昧气氛中王源的大冒险,毫不意外是与他对唱。王源脸皮儿薄,不肯就范,非要以水代酒,作为惩罚。王俊凯便依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他立刻耳尖通红。无奈的蚊子声音唱道。

“就这样把你征服”。

把竹签扔一边,接过对方递来的亲自精心刷酱的鱼豆腐。冷风钻进脖子里,王源竭力钻进绒毛围巾中,不自觉瞟了眼王俊凯脖子上同款不同色的围巾,不免心虚。前几天在街上压马路时鬼差神使拐入店里,他发誓自己绝对是因为它暖和才毫不犹豫买下的,他喃喃自语“我只是喜欢围巾而已”。

水坑儿里灯影摇摇晃晃。
王源经常会琢磨两人的关系。两个男孩儿的关系,该是怎样的,他想绝对不是他们俩这样的。那个哥们会对你低腰袜子露脚腕抗议,会为你穿越城市买包滚烫的板栗,会把你座位旁透风的劣质窗户压条粘的严严实实,会吃你乱七八糟的剩饭剩食。他很迟钝,没法儿掂量清楚这里面的情份,但对方深情的桃花眼看向他时水光流动的墨眸,使王源没法儿在夜里辗转反侧,毕竟心砰砰敲击胸膛的感觉是十七年没有过的。

头顶突然的声音打乱思路。

“王源,拿来你光盘。”

王源把书包转到身前,费力掏出学校必备镜子替代品。“黑不隆咚照什么照,自恋。”

王俊凯对着光盘心不在焉的抖抖刘海,然后把目光转向王源。

“王源,我有喜欢的人了。”

王源愣住,他觉得自己的反应该是立刻满脸好奇心问问是哪家小姑娘顺便给他出谋划策祝他早日脱单。可声音卡在干涩喉头,血液像是凉了几度。

“要看照片吗?”

“恩。”他有些地艰难的吐出音节。

王源眼前忽然反照出自己一脸茫然的模样,嘴角还好笑的挂着烧烤酱。王俊凯把光盘举在男孩儿脸前。

他忽然明白了,原来心动是这样的感觉。从发顶到脚尖颤栗,喜悦顶着泪把眼中流,耳膜被自己的心跳声打击。

拜托,那些以前的事儿原来是心动的预兆。好吧,我得承认。





我喜欢的哪里是围巾。
我喜欢的是你。

我是说,我没再日日目光追随你的方向,口中絮絮念念着你的近况,不是我就把你放下了。你得明白,那些黑暗无边的夜里,我渡不过的泪珠摇晃,里头都是想念和无望。可他日再见你面孔,我还是能面上如常,轻轻说句别来无恙。

后来遇见的许多人,在我心里头,都挂着丝丝缕缕你的影子。笑容,眉头,眼角,眸里的光芒。之所以我念念不忘,大抵是因为我日日温故,你的名字牢牢粘在我心上。

日出雾散,日落兽归,我想念你,日复一日,年又一年,爱你之深,至死方休。

一到冬天王源就变成了慵懒迷糊的家养猫,贪食又嗜睡。大雾朦胧的早自习啜着椰果奶茶的吸管,眯着眼享受热气腾腾。整天挂在暖气上,总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上厕所都要抱着透明暖水袋,耳套时常挂在脖子上。

有了男朋友后本性倒也没变,只是把暖气暖水袋变成了活生生的人,恰巧男朋友命里带火,总是全身热乎乎的。王源便树懒一样挂着他身上,把白里透粉的小脸蛋埋在人胸膛里,凉凉的手伸在他领口里的温暖领域。男朋友也惯他惯的很,有事没事蹲下用宽大手掌捂住小孩儿裸露的骰骨。两人本来就黏得很,寒冬一到就更加如胶似漆。

男朋友也总高兴地露出虎牙,表示这样挺好的。

“混蛋”

“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我也喜欢上你”


       中秋来一发?
    

      啧啧啧。
      我承认自己就是个辣鸡

(参考漫画河神大人求收养)